广州市面四家共享单车企业废旧闲置单车已有30多万辆 回收治理成为大问题
2019-01-16 19:33:35 点击: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共享单车投放已达到2000多万辆,若按3年强制报废期来看,2019年会迎来共享单车报废高峰期。此前,曾有媒体和摄影发烧友拍到广州多个废旧共享单车囤积点触目惊心的照片。这个状况是否有改善?日前,记者回访时发现,有的已经清理干净,但有的仍是老样子。

广州市面四家共享单车企业废旧闲置单车已有30多万辆 回收治理成为大问题

  2018年6月22日,由广州市人大常委会主办的《羊城论坛》上就披露了数据:当时,广州市面四家共享单车企业所停在街面上的废旧闲置共享单车已有30多万辆。但是,共享单车企业在废旧闲置单车处理上未如理想,2018年首季度,两个企业的得分不足50%。

  广州市交委相关负责人当时坦言,针对清理退出营运的共享单车企业的废旧闲置单车问题,已经做了三四个方案,但处置起来存在法律界定困惑:闲置废旧单车如果按照行政强制法,强制查封扣押,再去做拍卖,这个行政成本是相当高。另外,由于共享单车带有明显的企业标志,如果企业不处理,是否算无人认领值得商榷。而如果按照拾遗物品来处理,则需通过政府将其收取并堆放,在公告六个月以上才能进行拍卖,这一成本也仍是非常高。

  事实上,废旧闲置共享单车的清理需要很大的人力成本。根据披露,2018年4月,广州有关部门在全市开展集中清理废旧闲置共享单车行动,共出动管理人员约2000人次,清理调运车辆约400辆次,最后清理退出营运企业的废旧闲置单车为9000辆。

  共享单车·记者踩点

  如今,广州那些废旧共享单车囤积点现状如何?带着疑问,新快报记者在1月8日回访了海珠区小洲村和天河区天政街两处此前有名的囤积点。

  地点一:天河区天政街囤积点依旧杂乱无章

  1月8日下午,新快报记者回访了天河区天政街亿牛集团门前的共享单车囤积点。这里敞开着大门,一个足球场大小的空地上堆放着4个品牌、成千上万的共享单车,此起彼伏的“滴滴”声不断传出。记者观察,这些单车大多以小黄和摩拜为主,还有小部分是已经停业的共享单车小鸣和小蓝。除了靠一面白色围墙区域排列着一大堆整齐的小黄,其余区域堆放的共享单车都是毫无章法,基本呈现不同品牌一起叠罗汉的形式。记者尝试搬“车山”上其中的一辆,发现这里的共享单车容易出现部件勾连的情况,要移动也并不容易。

  地点二:海珠区小洲村囤积点已清理干净

  2018年初,多家媒体曾在小洲村艺术中心三期背面的一个地块拍得共享单车堆积如山的照片。

  1月8日上午,新快报记者按照当地村民的指引来到这个地块,除了入口处两辆破损的ofo单车,地块里已经再也见不到任何的共享单车踪影。附近的保安告诉新快报记者,2018年3月左右,街道就从这里陆续搬走共享单车,至此再也没有废旧共享单车被搬到这里。

  记者随后尝试扫码解锁现场的共享单车,小黄和摩拜基本上都能顺利解锁,试骑也基本没有问题。令记者吃惊的是,这里部分共享单车甚至连锁都还没有安装。记者随后尝试解锁小蓝单车,无一例外都显示为“扫码失败”。

  记者在现场碰到一队进行无人机产品测试的团队。据他们介绍,两年多以来,这个共享单车囤积点基本属于无人管理的状态,围墙上没贴任何的告示,而且也无人看守。不时会看到有人偷偷摸摸过来偷共享单车,也曾经看过共享单车企业调用货车过来进行批量运走。“目前的规模已经是顶峰时期的一半左右。”一男子如是说。

  ●市政协委员欧阳智鸿:

  政府应完善处理废旧单车的法律手续问题

  “政府首先要尽快完善处理废旧单车的法律手续问题。”市政协委员欧阳智鸿指出,政府出面回收共享单车还存在一些法律的问题,因此政府也不敢随便处理。他认为,政府完善法律手续后,要尽快做好废旧单车的回收,可以请专门的清理公司进行清理,要么废物利用,要么进行垃圾处理。

  “更重要的是,新的共享单车市场化投放时,需要严格把关。所有的投放企业,要有投放计划,其次需要提前交保证金,万一企业退出市场,就用这部分保证金进行后续处理。”

  代表委员建议

  ●市人大代表袁思兰:

  政府应督促企业建立完善回收体系

  “建议对于废旧共享单车,可以根据其所属的企业是否已经倒闭,进行分类处理。”市人大代表袁思兰认为,不少倒闭共享单车企业里的废旧共享单车,还是有部件能够回收利用的。从循环经济的角度,她建议政府牵头,或指定破产清算组织,或寻找专门的回收渠道,对可利用的部分进行回收。

  对于正在运营的共享单车企业,政府应该定期对它们在废旧单车回收利用上进行监督考核,具体可以通过企业的大数据平台监控报废和新投入市场的数据,明确企业清理废旧共享单车的职责,督促企业建立完善的回收体系。

  ●市人大代表邓妙彤:

  引导共享单车企业激励市民参与维护

  “对废旧共享单车进行精细化的管理,能够对城市品质的提升带来帮助。政府不妨引导共享单车企业,看用什么激励机制可以鼓励更多市民参与共享单车的维护。”市人大代表邓妙彤表示,如果激励机制有创意、可行性高,社会上很多热心市民会愿意顺手扶一扶。

  邓妙彤指出,共享单车早期进入社会可能是没有规章进行引导规范,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政府应该对共享单车的管理有一定的认识,通过设立进入门槛、监管企业利用用户押金去向、制定企业诚信计分制度等手段,规范共享单车在市面的存在状况。“建议政府应当牵头制定共享单车企业倒闭后处理制度,当共享单车企业倒闭时,追溯共享单车企业该负的责任变得有迹可循。”

  废车回收·企业有招

  摩拜

  摩拜在全生命周期智能管理平台上,记录着每辆车的各部件维修保养记录,可以追溯每一个零部件的使用寿命。

  长期来看,自行车全生命周期循环利用,比新造一辆廉价单车更划算,摩拜优先进行废旧单车的循环再利用。一方面对可重复利用部分,如单车智能锁、太阳能板、轮组等通过检测后重新使用;另一方面将无法重复利用、供应商也无法回收的部分,交由资源回收公司进行处理。

  ofo

  通过大数据系统,可及时判定、定位故障车辆,运维人员可实时跟进处理用户反馈的故障单车。通过网格化管理,每个区域有专人负责随时排查区域内问题车辆。

  每一辆车子回库以后,都会经历筛选、拆解、分类、审批、发运等流程。一辆车一旦确认进入报废流程,其锁具、轮组、挡泥板、车把、把套、刹把等20多个配件均应作分类拆解,且每个拆解零件均需做记录。对于功能完好的配件,ofo会重新保养后投入使用,而无法重复利用的配件,分类运输至环保公司处理。

延伸阅读:

频道总排行

频道本月排行